佳评英语网是一家最全面的英语培训机构介绍,为你推荐最为准确的英语培训机构排行榜和少儿英语培训机构排名,来看看网友的真实回答吧! 点击 Believe in yourself.   相信你自己!



海丰教育获得1亿多美元帮助人工智能“一对一”拯救网络?

线上英语 admin 评论

7月4日,K12在线一对一教育品牌海丰教育宣布完成C轮融资,这是2018年1月C轮融资完成后半年内的第二次融资。整个C轮融资总额超过1亿美元,由好未来、源资本、某主权基金共同投资,其次是永华资本、零一创投等老股东。

此外,随着资金的普及,vipkid、达达英语、sanhao.com等K12在线教育机构都在上半年发布了新一轮融资消息。

然而,在K12在线教育机构融资金额不断刷新的同时,在线教育的盈利能力却不断受到外界的质疑。尤其是很多在线教育平台都走了之后,创业者们不禁在想,如何让在线教育不再美好。

一对一承诺满足个人需求

这两年,k12教育行业发展如火如荼。新源资本合伙人黄云刚告诉《中国时报》记者,据统计,仅K12的市场规模就超过6000亿元人民币,未来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公司值得期待。

其实海丰教育是从独立学院招生指导培训开始的。但由于轨道相对狭窄、天花板较低,线下模式的低效率、低能耗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。2014年,海丰教育决定放弃线下业务,每年盈利百万,全面转型线上教育。受VIPABC、51talk等在线一对一教育培训机构的启发,我们决定赌K12在线一对一教育。

一对一早些年就出现在外教口语领域,逐渐被用于中小学课外辅导。与传统的班级教育不同,一对一已经成为K12在线教育的主旋律。

海丰教育创始人兼CEO郑文成表示,新东方和好未来的核心业务是一对多班,具有毛利率高、成本结构好的优势。但是,上课有个前提,——。需要聚集目标相近的同级同学,否则体验会很差。

比如一开始,新东方在课堂外做外语培训和教学内容;学习和思考从小学奥运会业务开始,这是一个精益求精、超前学习的过程,学生在课堂上的水平比较整齐。

然而,当教育机构面对中学生等群体时,班级模式的持续实施可能不会收到良好的教学效果。总之,中学生有典型的深造需求。课后辅导知识是学校学的。所以不同的学生课外辅导起点不同,课外辅导是分层的。《中国时报》记者郑文成表示,好学生在课堂上有很高的相似性和很好的经验,但学生在中等水平以下学习时,很难在课堂上提高学习成绩。当他们参加标准化班时,他们的时间效率会大大降低。

“这导致了一对一的教育路线,在过去的十年里发展迅速。”同时,随着家庭教育预算的增加,越来越多的父母可以支付一对一的教育费用,郑说。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,用户对个性化学习的整体需求迅速扩大。

郑文成提到:“我们发现,中小学课外辅导和培训的真正市场是满足中等以下学生的需求,以弥补差异。”。

一方面,K12在线教育机构融资额持续上升;另一方面,在线教育的盈利能力继续受到外人的质疑。此前,央视报道称,市场机构对400家主要在线教育企业的调查显示,截至2016年底,15%的企业濒临破产。

同时,随着91外教的到来和小马过河等在线教育平台的离开,在线教育似乎是一个“美丽”的行业。

特别是有人质疑高成本低pro

在接受《中国时报》记者采访时,第一次模拟考试是在网络教育领域进行的。郑文成说:“从经济模式来看,网络课堂模式优于一对一模式,但这种逻辑在网络教育领域并不一定存在。”在线教育突破场地限制时,整体成本结构与线下教育有本质区别。

郑文成为记者进一步分析,在网络课堂教学模式下,由于教师成本比重大幅下降,相信毛利率水平会大幅提升。但事实上,在线一对多课程将面临更低的定价,订单贡献的收入将大幅下降。同时,网络教育的“轨道流”有限,竞争对手众多,导致教育机构的市场投入和营销成本较高,这部分成本所占的比重会大大增加。这是在线一对多模式的问题。

程建华表示:“到目前为止,除了新东方在线,拥有流量基础和自有品牌保证的未来好网校也取得了不错的利润,其他大部分项目在这种经济模式下发展并不好。”。

另一方面,在线一对一教育可以完全消除地理位置上的供需限制。而网络课堂的形式需要聚集一些水平和目标相近的学生,这就提出了学生集中注意力的要求。毕竟,不同的学生可能面临不同的教材版本、年龄和学科,这是对教育机构招生能力的挑战。

除了郑的经济模式,业内人士认为,智能将是在线教育利润的突破。2011-2012年,部分公司如合作公司、英语流利等在教育中使用语音识别;在图像识别方面,有以薛伯钧为代表的图像搜索公司,工作组和猿搜索。然而,如何将技术转化为教育,不仅停留在表面,还需要网络教育机构的探索。

在线一对一教学过程中,场景需要的不是传统戏剧剧本,而是电脑剧本。通过大量的数据分析,可以判断一个学生需要教什么知识点,采用什么教学方案。互联网上第一次个性化需求的模拟考试,给了人工智能一个教育的空间。

具体来说,班级教育的课堂是以教师为中心的。教师在组织好教师标准化讲义的编制后,按照指令,采用“脚本制作演员”的教学模式,达到一定的教学效果。但是在第一次模拟考试中,学生成为了课堂的中心,课堂教学的教学理念充斥了整个局面,这其实是无法处理的。郑文成告诉记者:“这相当于让一个即兴演员按照剧本表演,基本上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。”。

一对一的个性化教学背后是有需求的,需要针对每个学生在不同的知识点上有不同的教学方案和策略。在传统的教学体系中,教师主观水平的差异导致教学绩效的不稳定。通过机器学习,我们可以优化教育资源,赋予教师权力。郑文成说,在教学过程中,教师可以根据自己的知识做出更好的选择,从备课到选择教学方法,从作业到考试设计。

然而,人工智能在教育中应用的最大障碍是缺乏数据。科技联合创始人常陆曾经说过,数据是大多数教育公司面临的最大问题。人工智能需要海量准确的数据,样本数据越连续准确越好。但现在无论从线下到线上,还是从题库,一对一教育方向,教育企业都有不同程度的数据缺失。

郑还告诉记者,从历史上看,教育和培训都不是数据库特别好的行业。无论是公立学校的课堂教育,还是线下培训课程,大部分课程都没有留下任何数据。这个问题不解决,AI技术在教育中的应用就没有基础和发展空间。

所以,应该有一个从线下到线上的教学过程。郑文成提到,在海风教育的网络教学过程中,会全面记录所有的史料。另外,在掌握数据的前提下,迭代算法和技巧可以更好地赋能教师,改善教学行为。我们认为,在行业内应用相关技术是一种切实可行的方法。"

郑文成认为,从互联网教育到人工智能教育是一个渐进的过程。首先,互联网教育模式的逻辑是通过互联网提高效率。总之,互联网教育取消了网站和传播的成本。在此基础上,大数据相关技术的应用可以进一步解决线下课堂的“黑箱”问题。

郑说,具体来说,教育是一个典型的行业,区分消费者和用户。家长(消费者)付费,学生(用户)上课。至于家长,他们不能上这个班。验证教学效果需要很长时间。可能要半年才能知道孩子的表现有没有提高。然而,教育机构的管理者往往无法及时了解课堂情况。这就形成了教育的“黑箱”。

解决黑箱问题,网络教育平台需要积累教学数据,分析测试,让课堂透明化。这样,一方面高校可以对课程进行督导,另一方面统计分析可以更准确的支持运营管理。在前两者的基础上,才会有真正的人工智能教育。

比如今年4月23日,海丰教育开始了在好望角应用人工智能的教学。郑文成曾表示,“好望角”的人工智能系统将能够通过准确的人脸识别,更详细地进行基于面部表情分析的各种复杂工作。在升级后的海峰智能中心,教师可以充分利用“好希望角”分析学生面部表情,分析学生的目光焦点,判断学生当前在课堂上的注意力,对学生和教师的声音进行语义分析,判断他们的语义和情绪。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

网友最新评论